【资料整理2】宋代史料索引——送给考据党们

琰羽:

【一般史料】


 


一、各类史书


《四库提要》除把“钦定”的二十四史列为“正史”之外,在史部中又分了“别史”、“杂史”、“载记”等类,下面按各类史书的体裁和内容,分为三门。


 


1、编年。自从司马光的《资治通鉴》以后,编年体史书在宋代大为盛行,除《长编》和《系年要录》外,尚有多种。如果将其连贯起来,从北宋初到南宋末三百二十年,都有编年记载。


 


《皇朝编年纲目备要》(一作《宋九朝编年备要》)30卷,陈均撰,约成书于宋理宗绍定年间(1228—1233)内容包括整个北宋。它虽是主要根据《长编》删节而成,但也参考了日历、实录和其他史籍,而且《长编》徽宗、钦宗部分又已失传,所以仍有参考价值。本书由日本静嘉堂文库影印本。


 


《皇宋十朝纲要》25卷 李


【吐槽】这本书果然如同其名,内容简练清晰,单纯的事实啊事实!


二、文集


宋人文集虽然已经散失了很多,但流传下来的仍有很大数量。仅《四库全书》“别集类”著录的就有388部(其中有四人有两部文集)、五千余万字;再加上《四库全书》列入其他类的以及未著录的,为数更多。


宋史相关文集中不大有宋代的作品,也有元代作品。宋人、元人的区分,按照《四库提要》的标准,即入元以后做官的算元人,不入仕的仍然算是宋人。所以一部分元初人的文集中也有宋代的资料。


 


【一点建议】一般说来,每部文集的内容总是或多或少的反映了作者的经历。因此首先可以了解一下作者的所处年代和生平,比如是在北宋初期、中期还是末期,是在朝廷任职还是在地方做官,担任过什么职务等等。需要找某一问题的材料,就可以到与这问题相关的人的文集中去找。


 


【吐槽】文集中包含有非常丰富和重要的史料,但是这些材料又很分散。如何从大量的文集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需要多方面的知识。如果没有十足把握,不要费太多心力了。


 


《骑省集》24卷,徐铉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根据《文渊阁四库全书》集部二四别集类,其书有三十卷,内容如下:卷一,诗、赋;卷二,诗、词(五绝、五律、七言歌行);卷三,诗、序(五律、七律);卷四,诗(五律、七律);卷五,诗(五律、七律);卷六,制;卷七,制;卷八,散文;卷九散文(册、谥议);卷十,碑铭;卷十一,碑铭;卷十二,碑铭;卷十三,散文;卷十四,散文(记、序、赞);卷十五,墓志铭;卷十六,墓志铭;卷十七,墓志铭;卷十八诗序、序;卷十九,序;卷二十,散文(表、书、状、祭文、文);卷二十一,诗(五律、七律、五绝、七绝);卷二十二,诗(五律、七律);卷二十三,序;卷二十四,序、连珠词5首、文(赞、铭、论);卷二十五,碑铭;卷二十六,碑铭;卷二十七,碑铭、碣;卷二十八,散文;卷二十九,墓志铭;卷三十,墓志铭。


 


【吐槽】根据记载此作者“文思敏速,凡所撰述,常不喜预作,有欲从其文者,必戒临事即来请……”换句话说是个不喜欢打稿的~


 


 


《咸平集》30卷,田锡,《宋人集》丁编。附上前十四卷目录:凡例;田表圣奏议序、田司徒墓志铭、田司徒神道碑阴;第一卷,奏议;第二卷,书;第三卷,书;第四卷,书;第五卷,古赋;第六卷,古赋;第七卷,赋;第八卷,律赋;第九卷,律赋;第十卷,论;第十一卷,论;第十二卷,论;第十三卷,箴、序;第十四卷,铭。


【吐槽】一定要吐槽一下《秋夜有怀寄副翰宋白舍人》中的这句“因想玉堂今夜直,建章宫漏正迢迢。”是咱自己想歪了,咱懂~【自己把自己拖走】


 


《乖崖集》12卷,张詠撰,《续古逸丛书》本。全集有赋、词、诗、书、表、赞、杂著等十二卷,另有附录一卷。《乖崖集》被收入《续古逸丛书》、《四库全书》和《全宋文》等书之中,是研究张詠思想的重要资料。


 


【吐槽】一触即发这个成语即是出自《乖崖集》哦~本书的作者是个非常有个性的人。性格乖张还是个急脾气,为人正义洁身自好,是个宽厚待民的地方官,还敢自己背着剑住黑店,斩杀贼人!顺说,水滴石穿的成语是出自这位老人家,他还有交子之父的称号~


 


 


《河东集》15卷,柳开撰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宋代古文运动的先驱,其所著《河东先生集》,有《四部丛刊》影旧钞本。 《宋史》卷四四0有传。梆开诗,《河东先生集》中仅存五首,另从他书辑得三首。


 


【吐槽】这本《河东集》不是柳宗元所著的,莫搞混了,大约大家都是河东人,著作重名也可以理解。不过这个柳开是柳公权的五世孙,本人也是个萌物,十三岁就敢追着入室抢劫的贼人到处跑,还砍掉人家两根指头。


 


 


《小畜集》30卷,外集7卷,王禹偁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《小畜集》中对于王禹偁早年所做的闲适唱和诗收录的很少,表现出了其深刻的自省意识。而收录较多的是其反映社会现实、充满忧国忧民情怀的诗篇。文章简雅古淡,骈散结合,通俗易懂,条分缕析,议论精辟。


 


【一点说明】小畜出自《周易》,作者以周易占卜得[乾之小畜]卦“小有所畜而不能大,不足以兼济”, 所以禹偁自己的解释是「位不得行道,文可以饰身也」,隐约有「无法藉立功不朽,仅能藉立言不朽」的感觉。


 


 


《文庄集》36卷,夏竦,《四库珍本》本。《文庄集》原为一百卷,宋史艺文志著录,但今不传。现《文庄集》为三十六卷,主要根据永乐大典所辑,另参考他书附益而成。但提要认为,夏竦为人不足取。提要并没提供史料说明不足取处,这点有待日后研讨。但又认为,竦公其文“词藻赡逸,风骨高秀,尚有燕许轨范”。


 


 


《范文正公集》20卷、别集4卷、补编5卷,范仲淹,《二范文集》本及《四部丛刊》本。北宋刻本 现藏国家图书馆此书为现存最早的范仲淹诗文集传本。


 


 


《文恭集》40卷,胡宿,《武英殿集珍版丛书》本。清四库馆臣从《永乐大典》辑出胡宿诗文一千五百馀首,编为《文恭集》五十卷,


 


《景文集》62卷,宋祁,《湖北先正遗书》本。仁宗天圣二年(1024)与兄庠同举进士,释褐复州军事推官,终翰林学士承旨,谥曰“景文”,人称“红杏尚书”。他与欧阳修同修《唐书》,成列传一百五十卷,其诗文在北宋诸公中自成一家。《宋史》本传称“祁兄弟皆以文学显,而祁尤能文,善议论”。四库馆臣亦道:“所著诗文博奥典雅,具有唐以前格律。”


 


《包拯集》(原名《包孝肃奏议》)10卷,包拯,中华书局1963年排印本。这本论文集几乎囊括了包拯一生中所有的奏摺、陈表和各种各样的建议、意见,全面系统地呈现了包拯的政治主张和他的阅世态度,尤其他关于反对增加农民负担和精兵简政的建议。《包拯集》并不是包公生前亲自编撰的,而是在包拯死后,后人为了纪念他,搜集整理加以印行。编者张田是包拯的门生,曾为包拯夫人永康郡夫人董氏墓志铭撰。


 


《武溪集》20卷、补佚一卷、奏议二卷,余靖,明成化刊本及《广东丛书》本。据记载,此书成书时“凡古律诗一百二十、碑志记五十、议论箴碣表五十三、制诰九十八、判五十五、表状启七十五、祭文六。卷目与欧阳修所撰墓志相合。其奏议五卷,别为一编,今已散佚,故集中阙此体焉。历元及明,几希湮没。”


 


《徂徕集》20卷,石介,阳湖孙氏影宋本。北宋学者,与胡瑗、孙复合称为“宋初三先生”。泰安人,读书于徂徕山泰安城东南),世称徂徕先生。石介是北宋庆历之际为儒家争“正统”、排斥佛、道二教和抨击四时文的思想家。石介几乎言必称“道”,他排列出了一个比韩愈要详尽得多的儒家“道统”的名单,就在这本《徂徕集》中。


 


《欧阳文忠公文集》153卷,欧阳修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《欧阳文忠公文集》又称《欧阳文忠集》、《欧阳永叔集》、《欧阳文忠公集》,是欧阳修的全集。该集共153卷,另附录2卷。元、明、清均有刊本。今有影印元刊本。


 


《乐全集》40卷,张放平,《四库珍本》本。张方平,宋应天府实城县人,科举出身,历事仁、英、神宗三朝,先后任御史中丞、三司使、翰林学士,参知政中等职。在入仕之初 ,他力主改革弊政,但到后来他却站在维护旧制的立场上要求停罢新法,变成了保守派。在学术思想上,他不局限于儒家的传统观念,而是兼采众家之长。他的《乐全集》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。


 


《苏舜钦集》(原名《苏学士集》)16卷,苏舜钦,中华书局1961年排印本。作者苏舜钦是川三台人,宋代高士,其慷慨有大志,好为古文诗歌,隐读以终。


【一点扩展】以书佐饮,既是古人饮酒不忘学习的风雅表现,又是古人饮酒不肆铺张的直率纯朴之风的反映。苏舜钦以书佐饮,为后人传为佳话,对后世产生了不小的影响。陆游也曾以书佐饮。


 


《安阳集》50卷,韩琦,清乾隆刊本。另有《韩魏公集》20卷,《丛书集成》本。


 


《直讲李先生文集》37卷、年谱一卷、外集3卷,李觏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


 


《都官集》14卷,陈舜俞,《宋人集》甲编。


 


《丹渊集》40卷,文同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


 


《公是集》54卷,刘敞,聚珍本,《丛书集成》本。


 


《元丰类稿》50卷,曾巩,《四部丛刊》本,万有文库本。


 


《华阳集》40卷,王珪,聚珍本。


 


《温国文正司马文公集》80卷,司马光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另有《传家集》80卷,乾隆培养堂藏重刊本。


 


《苏魏公集》72卷,苏颂,清道光同安重刊本。


 


《临川集》100卷,王安石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另有《王文公集》,上海人民出版社1974年排印本。


 


《陨溪集》28卷,郑獬,《湖北先正遗书》本。


 


《彭城集》40卷,刘攽,聚珍本。


 


《长兴集》19卷,沉括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


 


《净德集》38卷,吕陶,聚珍本,《丛书集成》本。


 


《忠肃集》20卷,刘挚,《畿辅丛书》本,《丛书集成》本。


 


《钱塘集》14卷,韦骧,《武林往哲遗著》本。


 


《东坡七集》109卷,苏轼,《四部备要》本。


 


《栾城集》50卷、后集24卷、三集十卷、应诏集12卷,苏辙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


 


《范太史集》55卷,范祖禹,《四库珍本》本。


 


《谠论集》五卷,陈次升,《四库珍本》本。


 


《豫章黄先生文集》30卷,黄庭坚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


 


《潏水集》16集,李复,《关陇丛书》本。


 


《西台集》20卷,毕仲游,聚珍本,《丛书集成》本。


 


《乐静集》30卷,李昭玘,《四库珍本》本。


 


《灌园集》20卷,吕南公,《四库珍本》本。


 


《尽言集》13卷,刘安世,《四部丛刊》续编本。


 


《淮海集》40卷、后集6卷,秦观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


 


《龟山集》42卷,杨时,光绪五年重刊本。


 


《张右史文集》76卷,张耒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


 


《四明尊尧集》11卷,陈瓘。


 


《姑溪居士集》70卷,李之仪,《粤雅堂丛书》本。


 


《忠穆集》8卷,吕颐浩,《四库珍本》本。


 


《高峰文集》12卷,廖刚,《四库珍本》本。


 


《石林奏议》15卷,叶梦得,光绪归安陆氏影宋刊本。


 


《庄简集》18卷,李光,《四库珍本》本。


 


《昆陵集》16卷,张守,《常州先哲遗书》本。


 


《浮溪集》32卷,汪藻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


 


《梁溪集》180卷,李纲,清福建刊本。


 


《忠正德文集》10卷,赵鼎,道光吴杰刊本。


 


《松隐文集》39卷,曹勋,《嘉业堂丛书》本。


 


《简斋集》16卷,陈与义,聚珍本。


 


《相山集》30卷,王之道,《四库珍本》本。


 


《斐然集》30卷,胡寅,《四库珍本》本。


 


《五峰集》五卷,胡宏,《四库珍本》本。


 


《鄮峰真隐漫录》50卷,史浩,光绪二十六年重刊本。


 


《梅溪集》54卷,王十朋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


 


《盘洲集》80卷,洪适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


 


《南涧甲乙稿》22卷,韩元吉,聚珍本,《丛书集成》本。


 


《文定集》24卷,汪应辰,聚珍本。


 


《汉滨集》16卷,王之望,《湖北先正遗书》本。


 


《陆游集》(原名《剑南诗稿》及《谓南文集》)陆游,中华书局1976年排印本。


 


《范石湖集》(原名《石湖诗集》及《石湖词》)35卷,范成大,中华书局1962年排印本。


 


《郑忠肃奏议遗集》2卷,郑兴裔,《四库珍本》本。


 


《周益国文忠公集》200卷,周必大,道光刊本。


 


《晦庵集》100卷、续集5卷、别集7卷,朱熹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


 


《江湖长翁集》40卷,陈造,万历刊本。


 


《浪语集》35卷,薛季宣,《永嘉丛书》本。


 


《东莱吕太史文集》36卷,吕祖谦,《续金华丛书》本。


 


《止斋文集》51卷,陈傅良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


 


《攻媿集》112卷,楼钥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


 


《王双溪先生集》12卷,王炎,康熙王氏刊本。


 


《象山集》28卷、外集4卷、语录4卷,陆九渊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另有《陆九渊集》,中华书局1980年校点本。


 


《定斋集》20卷,蔡戡,《常州先哲遗书》本。


 


《九华集》25卷,贠兴宗,《四库珍本》本。


 


《东塘集》20卷,袁说友,《四库珍本》本。


 


《止堂集》18卷,彭龟年,聚珍本。


 


《絜斋集》24卷,袁燮,聚珍本。


 


《水心集》29卷、别集16卷,叶适,《四部丛刊及《永嘉丛书》》(别集)本。《叶适集》,中华书局1961年排印本。


 


《勉斋集》40卷,黄榦,康熙闽刊本,《丛书集成》本。


 


《后乐集》20卷,卫泾,《四库珍本》本。


 


《鹤山大全文集》110卷,魏了翁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


 


《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》55卷,真德秀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


 


《蒙斋文集》20卷,袁甫,聚珍本。


 


《鹤林集》40卷,吴泳,《四库珍本》本。


 


《左史谏草》1卷,吕午,《四库珍本》本。


 


《可斋杂稿》34卷、续稿8卷、续稿后12卷,李曾伯,《四库珍本》本。


 


《后村先生大全集》196卷,刘克庄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


 


《耻堂存稿》8卷,高斯得,聚珍本。


 


《雪坡舍人集》50卷,姚勉,《豫章丛书》本。


 


《鲁斋集》20卷,王柏,《续金华丛书》本。


 


《本堂集》94卷,陈著,光绪四明陈氏刊本。


 


《黄氏日钞》97卷,黄震,耕余楼刊本。


 


《四明文献集》5卷,王应麟,《四明丛书》本。


 


《湖山类稿》5卷、《水云集》1卷,汪元量,《武林往哲遗著》本。


 


《叠山集》16卷,谢枋得,《四部丛刊》本,《丛书集成》本。


 


《文山集》21卷,文天祥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


 


除了这些个人文集外,还有几部总集也有不少史料:


《宋文鉴》21卷,吕祖谦编,《四部丛刊》本。


 


《五百家播芳大全文粹》110卷,魏齐贤,叶棻编。


 


《历代名臣奏议》350卷,明朝黄淮、杨士奇编,其中有不少宋人奏议是现存文集中没有的。明永乐刊本。


 


【吐槽】这些文集之所以列出来,是因为其不单单是文集,都有史料价值在里面。比如很多官场中人的文集里都有制、表等,都是对当时一些事实的反应。


 

2017-06-13  /  7热度

评论
热度(7)
  1. 飘飘龙琰羽 转载了此文字